天仙配

天仙配(上半场)

剧情:云浪翻滚,雾气沉沉。随着云雾散去,天宫渐渐清晰起来。在天庭之上,多愁的七仙女向往着人间。

七仙女(唱):天宫岁月太凄清,朝朝暮暮数行云。大姐常说人间好,男耕女织度光阴,我有心偷把人间看,又怕父王知道不容情,我何不去把大姐找,她能作主能担承。

剧情:七仙女想着,便急匆匆找自己的大姐去了。

剧情:大姐带领着众妹妹向凌虚台走来。来到凌虚台后,二姐就迫不及待地想偷看人间,被大姐所阻拦。

大姐:且慢!众位妹妹,只可偷看片刻,要是给父王知道,你我吃罪不起。

众仙女:晓得。

剧情:大姐和众妹妹们分别用拂尘向下拂去,顿时,云雾散去,人间的山川河流和田园风光展现在她们的面前。众姐妹都纷纷地看着人间美景,七仙女目不转睛地向人间看着,她被人间的美丽风光深深吸引。

二姐:大姐!还是七妹的主意好,你看人间是多么好看哪!

大姐:人间好看得很哪!

七仙女:大姐!你看,那些人儿肩背渔网,手拿船篙,站在船头之上。

剧情:在湖泊之上,渔民们正在撒网打渔。

大姐:那是打渔的。

众仙女:哦!打渔的。

大姐:我要赞他们几句,你们听了。(唱)渔家住在水中央,两岸芦花似围墙。撑开船儿撒下网,一网鱼虾一网粮啊,一网粮啊!

二姐:你们来看哪!

剧情:一名樵夫挑着一担柴行走在山路上。

大姐:那是砍柴的。

七仙女:二姐!你何不赞他几句?

二姐:请了!(唱)手拿开山斧一张,肩托扁担上山岗,砍担柴儿长街卖,卖柴买米度时光。

七仙女:众位姐姐!快来看。

剧情:只见农人们正在田间辛勤的劳作着。

三姐(唱):庄稼之人不得闲,面朝黄土背朝天,但愿五谷收成好,家家户户庆丰年哪,庆丰年哪!

四姐:快来看哪!看那茅屋之中有几位书生正在商讨学问呢!

二姐:四妹!少不得你也要赞他几句。

四姐:嗯!那是自然喽。(唱)读书之人坐寒窗,勤学苦思昼夜忙,要把那天文地理都通晓,男儿志气在四方啊,在四方啊!

众仙女:赞得好!赞得好!……哈哈……

七妹、二姐:来呀!来呀!……

大姐:快来看迎亲的。

众仙女:哦!迎亲的。(唱)人间天上不一样,男婚女嫁配成双啊,配成双啊!大红花轿来迎娶,吹吹打打入洞房啊!

剧情:这时,七仙女看到了人间悲惨的一幕,只见一个青年人手拿雨伞,背着包裹,站在一座坟墓前哭泣着。原来这个人就是卖身葬父的孝子董永。

七仙女:大姐!你看,那一年轻汉子哭哭啼啼,不知为了何事?

大姐:这个人哪,他名叫董永,父亲死了,无钱葬埋,只得卖身为奴,今日他正要前去上工。

剧情:七仙女听了大姐的介绍,心里产生了对董永遭遇的同情,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泪痕累累的董永。

七仙女:我看他,孤孤单单,无依无靠,倒是可怜!

剧情:众姐妹们都沉默无语地看董永。这时,凌霄殿的钟声突然响起,众姐妹们都十分惊慌。

大姐:快快回宫去吧!

剧情:众姐妹们都匆忙开始往回走,而七仙女没有动步子,大姐走过来拉她,她却给大姐跪了下来。大姐知道七妹的心思,一甩拂尘,跟着妹妹们走了。众姐姐走了以后,七仙女从地上站了起来,依依不舍地看着人间的董永。

七仙女(唱):钟声催得众姐姐回宫转,我再把,我再把董用永看一番。

剧情:董永悲痛地行走在上工的路上。

董永(唱):卖身葬父去受苦,再回寒窑待何年。

七仙女(唱):我看他忠厚老实长得好,身世凄凉惹人怜。他那里忧愁,我这里烦闷,他那里落泪,我这里也心酸。七女有心下凡去,又怕父王戒律严,我若不到凡间去,孤孤单单到何年。

剧情:这时,大姐又折了回来,她看出了七仙女的心思。

大姐:傻丫头!

七仙女:大姐!

剧情:大姐和七仙女四下地看了看。

大姐:你的心思,我早就明白了,姐姐是过来的人了。怕的是,父王知道如何是好?

七仙女:还求大姐鼎力成全。

大姐:只怕有一天……

剧情:凌霄殿的钟声再次响起。

七仙女:小妹主意已定,顾不得冒犯天规。

大姐:七妹!你年纪太小,做姐姐的实在放心不下。

七仙女(哀求着):大姐!

大姐:也罢!我这里有难香一支,你带在身旁,如遇急难之事,点起此香,我姊妹六人自会下凡相助。

七仙女(高兴地):多谢大姐!

剧情:七仙女正要离开,被大姐拉住。

大姐:一路之上,要多多的保重。

七仙女:小妹告辞!(唱)拜谢大姐好心肠,助我下凡赠难香,(开始向人间飘去)辞别大姐到人间去。

大姐(唱):但愿她夫妻恩爱日月长。

剧情:七仙女高兴地向人间飘飘而来。

七仙女(唱):霞光万丈祥云开,飘飘荡荡下凡来,神仙岁月我不爱,愿做鸳鸯比翼飞,愿做鸳鸯比翼飞。

剧情:七仙女落在了一条鲜花盛开的山路上,这里是董永上工的必经之路。她下来之后,新奇地看着四周的一切,美丽的花朵、清彻的湖水、漂亮的鱼儿、欢唱的小鸟等,都让她欢心不已。人间的一切,对她来说,都是那么地美好。

七仙女:本方土神哪里?

剧情:本方土地拄着拐杖从地下钻了出来,他一看见七仙女,便急忙走了过来。

土地:仙姑驾到,(跪拜礼)小神有礼!唤出小神有何吩咐?

七仙女(微笑着):你附耳上来!

剧情:七仙女在土地的耳边悄悄地说着,并朝董永来的方向指了指,然后继续在土地的耳边悄悄地说着。

土地(惊愕地):哦?这可使不得,若被玉帝知道,小神吃罪不起。

七仙女:有道是,一人做事一人当,又不连累你遭殃。

土地:小神遵命!

七仙女(哀求地):就请公公相机行事。

土地:唉!是!小神告退。

剧情:土地摇了摇头,便向自己的地穴走去,七仙女在后面相送着他。

土地:仙姑,你我还是凡人打扮的好。

七仙女(跪拜礼):多谢公公!

土地(搀扶起七仙女):哦!

剧情:土地钻回到了地下。七仙女走到湖边,将湖水作镜子照着自己,她拿出羽毛扇,一边扇着,一边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村姑。这时,董永背着包裹,拿着雨伞一步一步朝她这里走来,七仙女微笑着调皮地堵在董永必经的大路上。

董永(唱):含悲忍泪往前走,(看到七仙女挡在大路上)见村姑站路口却是为何?她那里用眼来看我,我哪有心肠看姣娥?

剧情:董永想从七仙女身边走过,却被她挡了回来。

董永(唱):爹爹在世对我说过,男女交谈是非多!大路不走走小路。

剧情:董永转身朝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,七仙女见状,迅速挡在了小路上。

董永(唱):又只见她那里把我拦阻。回转身来再把大路走。

剧情:董永转身朝大路走去,七仙女见他回转大路,便又挡在了大路上,并微笑地看着董永。这一次,董永不高兴了。

董永(唱):你为何耽误我穷人的工夫?大姐!这就是你的不是了,你三番两次拦阻于我,是何道理?

七仙女:呀呀啐!自古道,大路通天,各走各边,难道说你走得,我站都站不得么?

董永(想了想):是啊!大姐,请你行个方便,让我过去吧?

七仙女:嗯!如此,请!

董永(深深一躬):请!

剧情:董永低着头正要过去,却被七仙女故意上前撞了一下。

董永:大姐!你撞了我一把。

七仙女:你肩背包裹,手拿雨伞,心中有事,慌里慌张,撞了我一把,我都不怪你,你,你反怪我么?

董永:我撞她一把?也未可知。我们再请。

七仙女:请!

董永:请!

剧情:这一次,董永往前走得十分注意,他整了整背着的包裹,夹好雨伞正要往前走,发现七仙女朝自己猛地撞了过来,他迅速后退并躲开了。七仙女见自己的举动被董永识破,害羞地往回跑了几步,并背对着董永,低着头站在了前面。

董永(生气地):到底是你撞了我,还是我撞了你?

七仙女(转过身来):嗯……我来问你,你可想过去?

董永:我怎么不想过去?

七仙女:你……家住哪里?姓氏名谁?讲得清楚明白,我就让你过去。

剧情:董永感到七仙女所提的要求太过无理,便想强行通过,却被七仙女堵了回来,他无奈地停下了脚步,回答着七仙女的问题。

董永:大姐呀!(唱):家住丹阳姓董名永,父母双亡孤单一人。只因爹死无棺木,卖身为奴葬父亲,满腹忧愁叹不尽,三年长工受苦情。有劳大姐让我走,你看红日快西沉。

七仙女(唱):大哥休要泪淋淋,我有一言奉劝君,你好比杨柳遭霜打,但等春来又发青。

董永(深鞠一躬):多谢大姐相劝!

七仙女(唱):小女子我也有伤心事,你我都是苦根生。

董永:但不知大姐家住哪里?要往哪道而去?

七仙女(唱):我本住在蓬莱村,千里迢迢来投亲。又谁知亲朋故旧无踪影,天涯冷落叹飘零。

董永:如此说来,我们倒是一样的命苦了。

七仙女(唱):只要大哥不嫌弃,我愿与你……

董永:怎样?

七仙女(唱):配成婚。

董永(唱):大姐说话欠思忖,陌路相逢怎成婚?何况我卖身傅家去为奴,怎能害你同受苦辛。

七仙女:大哥带我同走,免得我流落它乡。

董永:我怎能连累于你?

七仙女(拉着董永的雨伞):大哥!你带我一同走。

董永(拉扯着):你放手,你放手!唉……

剧情:这时,土地突然拄着拐杖从槐荫树后走了出来。

土地:哈哈!在这荒郊野外,一男一女,拉拉扯扯,成何体统?

董永(夺过雨伞):公公!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信口乱说?

土地:你二人敢么是夫妻吵架?

董永:唉!你不要胡说!我与她非亲非故,哪里来的什么夫妻?

土地:哪又为何执起来?

董永:我与这位大姐萍水相逢,方才,我二人交谈了几句,谁知她……

土地:她怎么样?

董永:她竟要与我结为夫妇。

土地:哦!原来如此。

剧情:土地走上前看了看七仙女,又回头看了看董永。

土地:嗯!我看你二人么,倒也相配,你就答应与她成婚,有何不可?

董永:公公!

剧情:董永将土地拉到一边,低声地说着。

董永:非是我嫌弃与她,只是我家贫如洗,卖身为奴,怎能与她成婚?

土地:哦!

剧情:土地觉得董永说得有道理,便转身走到七仙女面前。

土地:他不肯连累你也受苦,这也是他一片好意,我看你还是回去了吧!

七仙女:公公!我家离此路途遥远,如今我来得去不得,他若不肯带我同走,那我就要……

剧情:七仙女说着便掩面佯装哭泣了起来。

土地:哎!你不要哭啊!

七仙女(低声地):休要管我,快去劝他。

剧情:土地无奈,只得转身走到董永的面前。

土地:你看她无依无靠,甚是可怜,你还是答应了吧!

剧情:董永抬起头来,仔细端详着站在前面的七仙女,感到十分喜爱。

董永:我看这位大姐,确实不错,只生得体貌端正,真乃是世上难寻。如能与她配成夫妻,真是一桩美事。(突然看到自己的衣着装扮)只是我落得这股光景,怎能害她一世受苦?唉!我不免想一借口,回绝了罢!(走到土地面前)公公!好倒是好,只是这荒郊野外,无有主婚为媒之人,也是枉然。

土地:你看,老汉若大年纪,可能与你们主得婚?

七仙女:主得婚的!

剧情:七仙女说着趁机走了过来。

董永:只是主婚就不能为媒,为媒就不能主婚。

七仙女:大哥,(一指路边的一棵槐荫树)你看!那块有一枝槐荫树,就请它为媒为何?

剧情:董永疑惑地看了看七仙女,便走到槐荫树下,仔细地看着槐荫树。

董永:啊?槐荫树?它怎能为媒?(思考片刻)有了。(回过头来)大姐!你要拿槐荫树为媒倒也使得,只是一件……

七仙女:哪一件?

董永:我要上前高叫三声,那槐荫树它若开口讲话,我就与你结为夫妇。它若不开口,我们就各奔前程。

七仙女:就听大哥上前呼唤。

剧情:董永走到槐荫树底下,又转过身走到七仙女面前。

董永:大姐!我若叫它不应呢?

七仙女:叫它不应,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

董永:此话当真?

七仙女:绝无戏言。

董永:好!

剧情:董永走到槐荫树的底下。

董永:槐荫树,我与这位大姐结为夫妇,请你为媒,你开口讲话!

剧情:槐荫树没有丝毫回应。

董永:公公!它可曾开口?

剧情:土地摇了摇头,走到七仙女面前,并为难地看着她。

七仙女:你再叫第二声。

董永:槐荫树,我与这位大姐结为夫妇,请你为媒,你开口讲话!

剧情:槐荫树还是没有丝毫回应。

董永:大姐!它还是不开口。

七仙女:三声叫了两声,还有一声,你再去叫来!

董永:槐荫树,槐荫树!我与这位大姐结为夫妇,请你为媒,你开口讲话!

剧情:董永话音一落,七仙女从袖筒内拿出羽毛扇,朝着槐荫树轻轻地扇了一扇,只见槐荫树的树枝都动了起来,树干上露出了眼睛和嘴巴,并开始开口讲话。董永惊奇不已,连连后退。

槐荫树(唱):槐荫开口把话提呀,叫声董永你听知,你与大姐成婚配,槐荫与你做红媒,做红媒。

董永(唱):这件事儿真稀奇。

土地(唱):真稀奇呀!

董永(唱):哪有哑木头能把话提,莫不是苍天也有成全意。

土地(唱):这天赐良缘莫迟疑,天赐良缘莫迟疑。

董永(唱):虽说是天赐良缘莫迟疑,终身大事非儿戏,大姐待我情义好,你何苦要做我穷汉妻。我上无片瓦遮身体,下无寸土立足基,大姐与我成婚配,怕的是到后来连累与你挨冻受饥。

七仙女(唱):上无片瓦我不怪你,下无寸土我自己情愿的,我二人患难之中成夫妻,任凭是海枯石烂,我一片真心永不移。

土地(唱):来来来!你二人快快拜天地。

剧情:在土地的主婚下,董永与七仙女三拜过后正式结为夫妻。

土地(唱):槐荫树下好夫妻。哈哈……老汉要赞你们几句。槐荫树下结鸾凤,夫妻恩爱乐融融,来年生一个胖娃子,老汉要讨饶你们酒三盅。哈哈……

剧情:七仙女悄悄示意土地赶紧离开。

土地:哦!我要告辞了。

董永:送公公!

土地:不用送了。呵呵!呵呵!呵呵……

剧情:土地开心地笑着离开了。董永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娘子,心里无比甜蜜。

董永(亲切地):娘子!

七仙女:董郎!你我夫妻同行。

剧情:七仙女在前,董永在后,开始向前走着。突然,董永想起了什么。

董永:哎呀!慢来。我那卖身纸上,明明写得是我董永一人,如今……娘子!

七仙女:嗯?

剧情:七仙女转身退了回来,走到董永面前。

七仙女:董郎!看你愁眉不展,莫非有什么为难之事?

董永:娘子啊!

剧情:董永流着眼泪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,七仙女坐在了他的身边,听他诉说着。

董永(唱):卖身纸写的是无挂无牵,到如今哪来的夫妻牵连?倘若傅家将你作贱,叫我董永怎能心安?

七仙女(唱):董郎夫休要泪涟涟,不必为我把忧担。既然与你夫妻配,哪怕暂时受熬煎?夫是他家长工汉,妻到他家洗衣浆衫,等到三年长工满,夫妻双双回家园。

董永(唱):听她说出肺腑言,倒叫我又是欢喜又心酸。董永生来无人怜,这样的知心话我从未听见。手挽娘子大路上,

董、七仙女(合唱):夫妻双双同到傅家湾。

剧情:董永与七仙女携手往傅家湾走去……

天仙配(下半场)

剧情:傍晚,董永带着七仙女来到了傅家湾的傅府,在傅府管家赵贵的带领下,他俩来到了财主傅员外的面前。傅员外正在粮库里用算盘对着账本核对着库存的粮食。

赵贵:员外!董永上工来了。

傅员外(头也不抬地):哦!他来了,把他带到磨房里去就是了。

赵贵:他还带了个娘子。

剧情:傅员外转过头来看着董永和七仙女。

傅员外:董永,她是何人哪?

董永:她,她是我的妻子。

傅员外:是你的妻子?你那卖身纸上明明写得无挂无牵,如今哪来的妻子?

赵贵:员外,是不之前他拐来的?

傅员外:嗯!嗯!

董永:员外……

傅员外:我先前以为你卖身葬父是一片孝心,故而我才给你白布两匹,纹银五两。谁知,你是个不良之辈,拐带人口。赵贵!

赵贵:在!

傅员外:你速速将董永送官就办。

赵贵:是!

七仙女:且慢!员外,我与董郎匹配成婚,有媒有证,谁说是拐带人口?

傅员外:你可知道,他卖身纸上明明写得是董永一人哪?

七仙女:有道是,夫有千斤担,妻挑五百斤。董郎卖身离家,我岂能远走高飞?

董永:员外,我卖身你府,娘子无家可归,你叫她何处安身?

傅员外:像她,乃是一个女子,肩不挑,手不能提,老夫岂能白白地养活于她?

剧情:傅员外不高兴地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。

七仙女:我能洗衣浆衫,又会织布纺纱。

傅员外(惊异地站了起来):你能织布?

七仙女:能织布。

傅员外:你会纺纱?

七仙女:会纺纱。

剧情:傅员外眼睛微闭着,他在想着坏心思。

傅员外:你既能织布纺纱,(坐了下来)我要你一夜之间与我织成十匹锦绢。

董永:倘若织不成呢?

傅员外:三年长工改为六年。

七仙女:倘若织得成,你便怎样?

傅员外:织得成?我愿将三年长工改为百日。

七仙女:此话当真?

傅员外:哪个与你作耍?

七仙女:如此我与你一言为定。

傅员外:一言为定!不许反悔。

董永(担心地):娘子!这是何苦?十匹锦绢,慢说是一夜,就是十天十夜,也……也是织不成的。

七仙女:董郎!休要担心。

傅员外:小娘子,明日五更天明,我到机房收绢,你若织不成,三年长工就要改为六年。

七仙女:我若织得成,三年长工就要改为百日。

傅员外:哈哈……赵贵,带她去机房。

剧情:傅员外说完便得意地向粮库外走去,赵贵走到七仙女面前,正要带她去机房,被傅员外叫了过去。

傅员外:赵贵!

剧情:傅员外贴在赵贵的耳边悄悄地交待着什么,赵贵连连点头。

剧情:晚上,一堆乱丝送到了机房,董永看到后,十分着急。

董永:娘子,你看!(捧着乱丝)这是一捆无头乱丝。

七仙女:分明是员外故意为难,世上竟有这样刁恶之人。

董永:三年改六年?娘子,我宁愿一人在此受苦,你……你还是连夜逃走了吧?

七仙女:事情是我惹出来的,我岂能连累董郎?

董永:事已至此,你就不要管我了。

七仙女:董郎休要烦恼,为妻自幼学得好手艺,这十匹锦绢我是一定织得成的。

董永:唉!你……

赵贵(高喊着):董永!

剧情:傅府管家赵贵走了进来。

赵贵:员外叫你到磨房推磨去。

董永:我在此相助娘子,理好乱丝,随后就来。

赵贵:员外之命,你敢不听?还不快去?走啊!

七仙女:董郎,但放宽心!

剧情:七仙女示意董永去磨房干活,董永向外走了几步,还是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娘子。

七仙女:去吧!

剧情:董永还是不放心地去了磨房。看着董永离去的背影,七仙女内心十分理解。

七仙女(唱):休怪董郎心烦恼,他怎知我是七女私下灵霄?我且把无头的乱丝来理好。

剧情:七仙女开始整理着手中的无头乱丝。

剧情:在磨房干活的董永,心里一直牵挂着机房里的七仙女。

董永(唱):董永我在磨房心如刀绞,叫你逃走你肯,眼睁睁夫妻要受六年煎熬,越思越想越烦恼。

剧情:董永站了起来,继续推着磨。

剧情:在机房里,七仙女还在理着乱丝,这时,一更鼓敲响。

七仙女(唱):忽听得更鼓一声敲。慢来,凭我一双手,要织十匹锦绢,确也有些为难。啊!曾记得下凡时大姐言道,她叫我有急难把难香来烧。但愿得众姐姐早早驾到。

剧情:七仙女点燃起大姐送给她的难香,一缕青烟直达天庭。大姐收到青烟,知道小妹在人间有难,便带领着妹妹们偷偷下凡来到人间,为小妹解难。

众仙女(合唱):一缕青烟上九霄,想必七妹身遇难,快快下凡走一遭,快快下凡走一遭。

剧情:大姐带领着众妹妹来到了傅府机房外的院子里,七仙女高兴地出门相迎。

七仙女:众位姐姐!

众仙女:七妹!七妹!……

剧情:众姐姐纷纷向七仙女问候着。这时,大姐走到七仙女面前。

大姐:七妹!妹婿呢?

二姐:妹婿呢?

七仙女:他到磨房推磨去了。

二姐(责备地):哎?今日乃是洞房花烛之夜,这般时候,还不来陪伴与你,真是岂有此理!

七仙女:众位姐姐,你们不要怪他呀!

二姐(故意打趣七仙女):他?他是哪个?

众仙女(故意打趣七仙女):他是哪个?……

大姐:好了好了!不要闹了。七妹,你把我们请下凡来,为了何事?

七仙女:众位姐姐,这家员外十分刁恶,他故意为难小妹。

大姐:什么事为难于你?

七仙女:他要我在一夜之间织成十匹锦绢。

大姐:啊!这是小事,慢说是十匹锦绢,就是百匹、千匹,凭我姊妹七人,你一梭,我一梭,也就织成了。

二姐:闲话少说,我们动起手来。

剧情:众姐姐和七仙女走进了机房,对织布机进行检查,大姐发现织布机上的梭子有问题。

大姐:哎呀!梭子坏了。

二姐:这家员外良心太坏,他要你织不成锦绢。

七仙女:这便如何是好?

大姐:不妨事,待我去之天河织女那里,借来天梭一用。

二姐:大姐!何必亲自前去?就命仙鹤前去上天也就是了。

剧情:大姐点点头向机房门口走去。

大姐:仙鹤!命你去之天河织女那里借来天梭一用,速去速回。

剧情:仙鹤受命,向天河快速飞去。片刻,仙鹤便从天河织女那里借来了天梭,它叼着天梭从天空丢了下来,大姐站在机房外双手接住。之后,她带领着众妹妹开始织着绵绢。

众仙女(合唱):忽听谯楼打二更,姐妹齐心显才能,要把那乱丝织成锦,只见它穿来穿去,穿来穿去如流星啊!如流星啊。大姐、二姐手玲珑,织的是岁寒三友梅竹松;三姐、四姐才艺宽,要把那五色祥云往锦哪锦上搬;五妹、六妹更不凡,织一幅双飞蝴蝶戏牡丹;七妹自有深情在,织的是鸳鸯戏水两相欢。

剧情:一匹又一匹的锦绢被织了出来,七仙女一边开心地整理着织好锦绢,一边还思念着磨房里干活的董永。

七仙女(深情地):董郎!

剧情:在傅府的磨房内,董永愁眉不展边推着磨,边担心着自己的娘子。

董永(唱):我身在磨房心在机房,胆战心惊怕见天光,我一夜能推千转磨,娘子啊!你十匹锦绢在何方?

剧情:在机房里,七仙女也在担心着干活的董永。

七仙女(唱):董郎受苦在磨房。

众仙女(合唱):七妹呀!你又何必心发慌。哈哈……

大姐:你们快来看哪!你们猜猜织了多少?

众仙女:织了多少?

大姐:足足十匹,还多三尺六寸。

众仙女(惊喜地):啊?还多三尺六寸。……

剧情:二姐将多出的三尺六寸锦绢撕了下来。

二姐:这多余的三尺六寸,就留罢小外甥做件绸袍子吧?

众仙女:呵呵……

剧情:七仙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二姐:就拿着吧!

众仙女:拿着吧!……

剧情:这时,外面的鸡叫了起来,大姐和众妹妹走到了机房外。

大姐:天快明了,仙凡不便,我们快快回宫去吧!

众仙女(依依不舍地):七妹!我们要走了。

七仙女:有劳众位姐姐一夜辛苦!小妹感恩不尽。

大姐:自己姐妹,不用客气。

剧情:大姐说着,便向傅府外走去。

众仙女:七妹!你要多多保重。

七仙女(深鞠一躬):恕小妹不能远送。

剧情:众姐姐随着大姐向天宫飞去,七仙女依依不舍地含泪看着众姐姐地离去。姐姐们走远了之后,她突然笑了起来,她想赶紧将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夫君,她向傅府的磨房跑了过去。

七仙女(高喊着):董郎!董郎!

剧情:七仙女推门走进了磨房,来到正在推磨的董永面前。

董永:娘子!你十匹锦绢在哪里?

七仙女:快去看!

董永:看什么?我知道你一定是……

剧情:七仙女不等董永说完,拉着他就往外跑。七仙女拉着董永走进了机房里,董永一看,只见桌子上整齐地摆放十匹锦绢,他惊愕不已。

董永(唱):一见锦绢色色新,娘子果然有才能。织蝴蝶,蝴蝶成双对;织鸳鸯,鸳鸯情意深。娘子手艺巧,娘子手艺精,莫非你是织女星?

剧情:董永高兴地抱着七仙女的双臂,微笑地看着她。

七仙女(唱):你妻不是织女星,名师传得手艺精。昨晚不相信,今朝绢织成,送与员外好赎身。

赵贵:董永!员外收绢来了。

剧情:赵贵领着傅员外走进了机房。

董永:员外,请看!

傅员外:看什么?

剧情:董永往桌子上一指,傅员外吃惊地走到桌子旁,查看着织好的十匹锦绢。

傅员外:怎么?真的织成了?

剧情:傅员外眼睛转了转,坏主意又来了。

傅员外:嗯!这十匹锦绢乃是偷盗来的。

剧情:七仙女瞪大着眼睛看着傅员外,她知道,傅员外妄想撕毁自己的诺言。

董永:分明是我家娘子织成的,你怎说是偷盗来的?

傅员外:你有几个娘子?

董永:一个娘子。

傅员外:她有几双手?

董永:一双手。

傅员外:着啊!一个娘子,一双手,一夜之间怎能织成十匹锦绢?这分明是偷盗来的。

七仙女:员外,你说我锦绢是偷盗来的?

傅员外:嗯!

七仙女:请问,谁是失主?谁是见证?

傅员外:这这这……

七仙女:什么这个那个?你是怕三年长工改为百日,就想诬赖我们。

傅员外:董永!你这个娘子来路不明,老夫告去有司衙门,定要办你一个拐带人口之罪。

董永:员外,我老实对你讲,我夫妻成婚之时,是有媒有证的。你若告之官府,那时,媒人出场,证人上堂,问你一个诬告之罪,我看不罚你的田,也要罚你八百。

剧情:傅员外听了董永说的话,惊恐地瘫坐在了椅子上。

剧情:在傅府的磨房里,董永停下手里推的磨,拿起一碗水一饮而尽。之后,接着推着磨。在傅府院子里,七仙女用纺车快速地纺着线。他们在傅府辛劳地劳作着……

(合唱):从今是三年长工改百日,神仙美事万古传。夫妻恩爱说不尽,百日工满回家园。

剧情:董永和七仙女在傅府做工百日期满,他们夫妻二人离开了傅府,开始返回自己的家园。一路上,董永和娘子欢欢喜喜、幸福地欣赏着自然美景,憧憬着未来的生活。

七仙女(唱):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

董永(唱):绿水青山带笑颜。

七仙女(唱):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,

董永(唱):夫妻双双把家还。

七仙女(唱):你耕田来我织布,

董永(唱):我挑水来你浇园。

七仙女(唱):寒窑虽破能避风雨,

董永(唱):夫妻恩爱苦也甜。

七仙女、董永(唱):你我好比鸳鸯鸟,比翼双飞在人间。

剧情:董永牵着七仙女走过一个小河涧。

董永:娘子!我们走了半日,就在这里歇息片刻再走吧?

七仙女:啊!

剧情:七仙女走到路边的几块石头旁,董永赶紧上前用衣袖将石头拍打干净。七仙女发现董永的长衫下摆破了。

七仙女:董郎!你的衣裳破了,待我与你缝补。

董永:多谢娘子!

剧情:七仙女帮着董永解下了背在背上的包裹,并坐下来解着包裹,寻找着针线。董永解下布带,脱下了长衫,转过身来正要将长衫递给七仙女,他突然发现七仙女打开的包裹里有小孩的衣服。

董永(惊喜地):娘子!呵!这是什么?

七仙女(害羞地):嗯……呵!

董永:娘子!你有喜了!呵!待我谢天谢地。呵!(坐在七仙女身边)娘子!呵呵……

七仙女:呵呵……

董永:噢!你身体要紧,我去到大市街前雇一顶小轿,来抬你回家。

七仙女(站起来阻止着):不必花费银钱。

董永:哎?娘子!你是要做母亲的人了,快些坐下。

剧情:董永搀扶着七仙女坐了下来。

七仙女:我歇息片刻也就是了。

董永:如此,我去前村讨杯水来于你解渴。

剧情:董永说着就向前面的村子走去,被七仙女叫住。

七仙女:董郎!你……

剧情:七仙女一指董永的手上,董永低头一看,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自己的长衫。

董永:呵呵……

七仙女:呵呵……

剧情:董永笑着转过身来,将长衫递给了七仙女。

七仙女:你快去快来。

董永:我去去就来。

剧情:董永向前面的村子走去,七仙女看着小孩的衣服,心里无比甜蜜。

七仙女(唱):今日回家身有喜,笑在眉头喜在心里,娇儿生下地两眼笑眯眯,董郎欢喜我也欢喜,谁人不夸我好夫妻。

剧情:七仙女取出针线,给董永缝补着长衫。这时,一阵狂风吹了过来,天空一片漆黑。七仙女抬头向天上望去,只见乌云之中,一名天将拿着双锤露了出来。七仙女惊愕地站了起来。

天将:参见七公主!

七仙女:你至此何事?

天将:奉了玉帝旨意,命公主今日午时三刻返回天庭。

七仙女:你……你说什么?

天将:只因玉帝得知公主下凡之事,龙心大怒,限你即刻回去。

七仙女:我与董郎夫妻恩爱,怎能忍心抛别于他?

天将:玉帝令出如山,公主若是违抗,定要派遣天兵天将捉拿于你。

七仙女:就是死在刀兵之下,我也绝不回转天庭。

天将:是!是是是!

剧情:天将返回天庭而去,天空恢复了正常。但七仙女感到大祸即将来临。

七仙女(唱):父王命我回天庭,晴天霹雳起灾星。我愿做凡人不做神,要我回去万不能,我再把难香来烧起,拜求大姐快来临。

剧情:一缕青烟直上天庭,大姐和众姐姐都没有出现,只见一只仙鹤飞了过来,它将一封信送到了七仙女的手中。七仙女忙打开信看着。

七仙女(唱):大姐为我犯罪行,被父王打入天牢难脱身,特命仙鹤来送信,她叫我自作主张自安顿。

剧情:这时,天上的狂风又起,七仙女急忙保护好放在石头上的包裹。风越来越大,七仙女也招架不住,她呼唤着董永,并向董永走的方向跑去。

七仙女:董郎!董郎!

天将:参见公主!

剧情:天将又出现在黑暗的天空。

七仙女:你又来作甚?

天将:玉帝二次发下旨意,命你速速回转天庭。

七仙女:休再啰嗦!我是绝不回去的。

天将:倘若公主执迷不悟,那就要……

七仙女:你要怎样?

天将:就要董永碎尸万段。

剧情:七仙女听罢,悲痛地瘫坐在地上。

天将:公主!今日午时三刻在南天门恭候仙驾。小神去也!

剧情:天将返回天庭,七仙女坐在地上悲痛欲绝。

七仙女(唱):父王二次把旨明,万把钢刀刺在心。捉拿七女我不怕,伤害董郎万不能。左难右难难坏了我。

董永:娘子!

剧情:七仙女回头一看,是董永找水回来了。

七仙女(唱):我对董郎怎吐真情?

董永:娘子!娘子!

剧情:七仙女赶紧擦干自己的眼泪,坐在石头上缝补着董永的长衫。董永快步跑到了七仙女的面前。

董永:娘子,刚才好一阵狂风,哎呀呀!只刮得天昏地暗。啊!娘子,你可曾受惊哪?

七仙女:嗯……为妻躲在大树旁边,倒也无事。

董永:啊!这就好了。哦,我遇见一个庄户好友,问他要来一个梨子、几枚枣子,你将就吃了吧!

七仙女:你自己吃吧!

董永:哎?我是特地要得来送把娘子充饥解渴的。

剧情:董永将梨和枣放在了七仙女的手中,七仙女看了,感到很不吉利。

七仙女:这乃是不详这物。

董永:怎见得?

七仙女:枣梨,枣梨,夫妻迟早分离。

董永:哎?说什么夫妻分离?这乃是一句好口彩,这叫做早生贵子,永不分离。

七仙女(悲伤地):早生贵子,永不分离。

董永(疑惑地):嗯?

七仙女(强装笑脸):哎呵!董郎!你看那边有几个孩童,他们在做什么?

剧情:董永顺着七仙女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两个孩子正在田野之中放着风筝。

董永:这是在放风筝。

剧情:董永正看着,风筝的线突然断了,两个小孩向断了线的风筝追了过去。

七仙女:董郎!那风筝为何直上云霄?

董永:它的线儿断了。

七仙女:为妻将它好有一比。

董永:比作什么?

七仙女(暗示着):风筝断线好比为妻上天。

董永:比得对呀!我夫妻今日离开傅家回转寒窑,真像从地狱爬上了天堂一样啊!

七仙女:董郎!你……

董永:嗯?

七仙女:衣裳补好了,来,穿上吧!

剧情:七仙女将补好的长衫递给了董永,董永十分高兴。

董永(唱):衣衫虽破有人补,胜似当初单身汉。今日夫妻回家转,人人夸说娘子贤。娘子,我们走吧!

剧情:七仙女强装笑颜点了点头,董永夹起包裹,在前面走着。七仙女看着董永的背影,心中十分酸楚。

七仙女(唱):董郎前面匆匆走,七女后面泪双流。他那里笑容满面多欢喜,哪知道七女心中有无限忧愁。今日他衣衫破了有人补,又谁知补衣人要将他抛丢。我心中只把父王恨,何不让我夫妻同到白头?

剧情:董永背着包裹在前面的路边一边采摘着一些芦苇,一边用草将其扎成了一把扫帚,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。

董永(唱):龙归大海鸟入林,董永今日回家门哪!当初上工我是单身汉,今日回家两个人。夫妻双双回窑去,朝朝暮暮不离分。抬头只见槐荫树,不由我董永喜在心,我二人成婚多亏你,深深拜谢大媒人!

剧情:七仙女看着董永向槐荫树叩拜着,泪流满面。

董永:娘子!你来拜上几拜。

七仙女:为妻身怀有孕,不能下拜。

董永:那你就歇息歇息再走吧!

剧情:董永搀扶着七仙女走到路边一树桩前一起坐了下来。

董永:噢!我倒想走一件事来了,你我夫妻成婚之日,那一主婚老汉言道,来年你若生下一男半女,他还要讨饶喜酒三杯,你可记得?

七仙女:记得的。

董永:呵呵……我们虽然贫寒,这三杯喜酒是一定要请他喝的。

七仙女:嗯!董郎,你手中何物?

董永:这是一把扫帚。

剧情:董永将芦苇做的扫帚递到了七仙女的手中。

董永:哦,我离家已有百日,寒窑之中定然肮脏不堪。今日回去,一定要打扫得干干净净,才好让娘子你住啊!

七仙女:多谢董郎!

董永:娘子,我们走吧!天快正午了。

剧情:七仙女听罢,紧张地丢下芦苇扫帚站了起来,抬起头来向天上望去。

七仙女:天快正午了?(拿出羽毛扇)董郎!你看!红日当头,炎热得很,这有白扇一把,你拿去扇凉。

董永(接过羽毛扇):多谢娘子!

剧情:董永拿起扇子便扇了起来,并转身准备走。

七仙女:哎?我在上面写得有几行字,你可曾看见?

董永:哦?

剧情:董永打开羽毛扇看着上面写的字。

董永:“槐荫树下遇仙姬,恩爱情深好夫妻,只望白头同到老,谁知鸳鸯两分离”。

七仙女:你可解其中之意?

董永:这就解不开了,我们走吧!

剧情:董永说着便转身在前面走着。七仙女见董永还是不明白其中之含意,便急忙取下自己头上的银簪朝董永的前方扔去,前面的河岸之上立即出现了一对鸳鸯。

董永(看到了前面的鸳鸯):娘子!你看,那河岸之上好似一对鸳鸯。

七仙女:嗯!

董永:这一只为何低头哀鸣?那一只为何拍膀展翅?

七仙女:它们乃是一对恩爱夫妻,今日雌鸳鸯要离别雄鸳鸯上天,故而雄鸳鸯低头哀鸣。

董永(摇摇头):我却不信哪!

七仙女:待我叫来。雌鸳鸯,雌鸳鸯!今日你要上天,你为何不展翅高飞?

剧情:七仙女话音未落,雌鸳鸯便展翅高飞,离雄鸳鸯而去。

董永:我也叫这一只上天。

剧情:七仙女见董永还是不理解其中之意,转身走到一边流着眼泪。

董永:雄鸳鸯,雄鸳鸯!你为何不随它一同上天?你飞呀!你飞呀!

剧情:只见那只雄鸳鸯抬头看着雌鸳鸯的离去,自己却在原地不动。

董永:你不上去……

剧情:董永见这只雄鸳鸯在原地不动,便转身到路边寻找着石头,准备来赶这只雄鸳鸯飞上天。七仙女紧张地抬头朝天上望着,天上的乌云又开聚集起来,她知道,时间已经不多了。董永捡了一块石头走了过来,并朝站在河岸边的雄鸳鸯掷了过去,可雄鸳鸯仍在原地不动,没有展翅高飞。

董永(疑惑地):娘子!我怎么赶它不走?

七仙女:那雌的乃是一只仙鸟,故而它能够上天;这雄的仍是一只凡鸟,你叫它怎能上天?

剧情:董永后退了几步,瞪大眼睛看着七仙女。

董永:娘子!你今日讲话,怎么与往日不同?它们既是一对恩爱夫妻,你就不该将它们活活拆散。唉!

剧情:董永说着便生气地朝一边走去,七仙女急忙上前将他拉住。

七仙女:董郎啊!董郎休要怪为妻,这鸳鸯好比我与你。雄的就是董郎夫,雌的就是你的妻。有道是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

剧情:董永听完七仙女的话,大吃一惊,他连连后退了几步,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妻子。他拿出羽毛扇,再次看着妻子在上面写的几行字。

董永:“只望白头同到老,谁知鸳鸯两分离”。难道你是……你真是一个仙女?

七仙女:董郎!为妻本是玉帝膝下七女,是我私自下凡与你成婚。不料被父王知道,他他他……他命我今日午时三刻返回天庭。

剧情:董永听罢顿时感到五雷轰顶,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董永(唱):从空降下无情剑,斩断夫妻呀,各一边。(扔掉羽毛扇)说什么夫是凡人妻是仙?既与我成婚,就不该上天。我要找那主婚老汉。

七仙女:你知道他是何人?

董永:他是哪个?

七仙女:他乃是本方土地。

董永:本方土地?本方土地!本方土地!

剧情:董永高喊着在地上寻找着土地。

董永(唱):土地神,土地神!当初你是主婚人,今日她要上天去,你……你为何不来显神灵?

剧情:董永抬头又看到了为他做媒的槐荫树。

董永:娘子!当初你我成婚之时,是槐荫树为媒,我要找媒人讲理。

七仙女(拉着董永):我劝你不找也罢。

董永(甩开七仙女的手):我要找它!

剧情:董永转身走到槐荫树下。

董永:槐荫树!当初我夫妻成婚之时,蒙你开口为媒。今日娘子她……她要上天,你为何不将她留下?槐荫树!你与我开口讲话!你开口讲话!

剧情:董永抱着槐荫树拼命地摇着。

七仙女:你叫也无用了。

董永(走到七仙女面前,捧着她的双手):当初你我成婚,是应在这第三声上。(转身抱着槐荫树)槐荫树!你开口讲话!你开口讲话!你开口讲话呀!

剧情:董永抱着槐荫树痛不欲生,泪流满面。

七仙女:它乃是哑木头。

董永(唱):哑木头来哑木头,连叫三声不开口。成婚之日你为媒证,今日你为何?老红媒!

七仙女(唱):啊……

董永(唱):不把娘子,不把娘子留?

剧情:董永转过身来,泪流满面地与七仙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七仙女(唱):恩爱夫妻难割舍。

董永(唱):娘子不能把我丢。

七仙女、董永(唱):董郎夫(娘子妻)!啊……

剧情:天上的乌云翻滚,天兵天将即将到来。

七仙女(唱):午时三刻就要到。

剧情:七仙女为不让董永受到天庭的伤害,甩开他就要上天,却被董永死死地拉住。

董永(唱):拼死我也不放手!

剧情:七仙女奋力挣脱着董永的手,但仍无法挣脱。这时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董永被狂风吹到了一边。天上的乌云中,天兵天将已经到来。

天将:七女听了,午时三刻已到,命你速速上天!

董永(对天将):我是绝不让娘子重返天庭。

天将:再若推延,定将董永碎尸成段。

七仙女(将董永拦在自己的身后):休要伤害董永!(伤心地哭泣着)我来了!我来了!

董永:娘子!娘子!

七仙女:董郎!

剧情:七仙女和董永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天将拿出雷具,雷劈了董永和七仙女身边的槐荫树。七仙女一看,只得用力推开董永,向天上飞去。

董永(高喊着):娘子!娘子!娘子!

剧情:董永在后面奋力地追着,一阵狂风吹来,董永昏倒在了地上。飞向天空的七仙女见状,心里万分悲痛。

七仙女(唱):董郎昏迷在荒郊,(从天上返回到昏迷的董永身边)哭得七女泪如涛。你我夫妻多和好,我怎忍心,董郎夫,啊!将你丢抛,将你丢抛。为妻若不上天去,怕的是连累董郎命难逃。树上刻下肺腑语,(走到槐荫树下用银簪写着)留与董郎醒来瞧,来年春暖花开日,槐荫树下啊,董郎夫,啊!把子来交,把子交。不怕天规重重活扯散,我与你天上人间心一条。

剧情:狂风停了下来,昏迷在地上的董永慢慢苏醒了过来,他站了起来,揉了揉自己的双眼,四处寻找着自己心爱的妻子。突然,他看到七仙女写在槐荫树上的“来年春暖花开日,槐荫树下把子来交。不怕天规重重活扯散,我与你天上人间心一条”。董永扑上前去,抱着槐荫树伤心地痛哭着。

(合唱):啊……来年春暖花开日,槐荫树下把子交。不怕你天规重重活扯散,天上人间心一条,天上人间心一条。

剧情:正在返回天庭的七仙女依依不舍地看着董永的一举一动,泪流满面。

董永(面向苍天):娘子!娘子!

七仙女:董郎!

剧情:董永悲伤地看着自己心爱地妻子向天空渐渐远去……

(全剧完)